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往事追忆录 第16章 始共春风容易别

时间:2018-05-16
我紧紧抱着她,试图从我脑海中挤出一些安慰的言语,却发现不知道讲些什么。她想挣脱我的拥抱,我却越抱越紧。她的眼泪汨汨流了出来……在这个时刻,我能做些什么??是继续我的兽行,抑或退回起点……只是……可能退回起点吗!?
  我只能无力地不断在她耳边低语着:
  "姊……我爱你啊!!"
  "姊……对不起!!"
  "姊……原谅我!!"
  她突然霍地站起,两行泪痕已乾,脸若寒霜,轻咬着下唇
  "这不是爱!!",她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着
  "你只是想佔有!!"
  "但我不是小洁!!"
  她的表情慼然,泫然欲泣,我觉得心中好像被重击了一下。
  "不!!"
  "我一直爱着表姊的!!",我申辩着,却觉得身体慢慢冷了起来。
  "我爱你啊!!",我呜噎了起来。
  "不是!!",表姊狠狠地说着
  "这不是爱!!",她秀眉微蹙,泪光闪动着
  "我只是你失去小洁后,急于寻找的替代品!!"
  "今天换了别的女人,你也会如此!!"
  她的话像利刃一样刺痛了我的心,一阵绞痛自胸口传来,脑袋空空蕩蕩,只觉人生再无生趣……我再听不见表姊说了些什么,一手抄起了桌上的水果叉,表姊似乎对我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,退了一步……
  我把叉子高举,然后一字一句地讲着:
  "我若负表姊,有如此掌"
  我执叉往自己的左手掌猛地刺下,一阵锥心的刺痛使我晕眩……在还没看到自己的血迸出前,只觉眼前一黑,已是天昏地暗,不知所以……
  也弄不清楚自己睡了多久,只是觉得梦境好长好久……梦见表姊跟我在一条小路上走着,周围全暗,她牵着我的手慢慢走着。我只是觉的奇怪……表姊都长大了,怎么我还是小不点啊!?……想着想着一阵心慌,加紧握住了她的手,孰料她挣开了我的手,向前逃开。我大声在后面哭叫着,喊着"姊!!……姊!!"她就是不回头,逕自越跑越远……我无助地蹲了下来,周围的黑暗却像怪兽一样向我挨了过来,深深的恐惧感笼罩着我……只得擦擦眼泪鼻涕……一步步往表姊跑的方向走去。也不知走了多久,在双腿酸疼难耐时,远远看到了表姊的背影,她也在前头慢慢走着!!……我加快步伐,索性小跑了起来,向表姊跑去。表姊见是我,弯下了腰……我扑进了她温暖柔软的胸脯。她把我抱起,我待要骂她……她却说:
  "怎地小雄,你还不长大啊!?"
  我吓了一跳,抬头一见,抱着我的却是自己,只是脸孔面容憔悴苍老了很多……
  一吓之下,满身是汗。
  "进此一步,别无死所",'我'怒目圆睁说着
  说完就把我掼了下来……我哀号着,双手乱抓,却抓不到什么东西,身体只是一直往下掉,往下掉……
  真正把我唤醒的还是左手伤口的刺痛。挣开双眼,发现自己竟躺在表姊的床铺上,左手已包扎妥善,只是有点隐隐作痛。窗外阳光撒了进来,空气中飘蕩着一股淡淡的幽香。我审视起四周的事物,身上盖着的是一条粉红色的蚕丝被,一个小衣橱,小书桌,桌上一瓶波斯菊,正绽开着。再远处是窗户,收拢起的窗帘是但绿色的。窗外,阳光亮丽,白云粲然。
  我坐了起来,发现下半身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内裤。我下床穿上床沿的衣服,走近书桌,却发现桌上躺着一张纸条:
  「小雄:
  昨晚你作了傻事……我很痛心!!
  我明白你对表姊的心意,但我们之间,是不可能的。
  请你相信我,这只是你失去小洁后,对异性所产生的莫名依恋。这种迷恋是禁不住时间,以及道德,人伦的压力的。
  而我对你,除了亲情,不知道还能否空出空间,去容纳你的其他情感。
  我也没有这份心理準备跟把握。
  就像小时候一样,对于你,我永远狠不下心对你生气。只是要再面对你,我不知以何种心情对待。所以,让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!!
  希望在这段时间中,你我都能重新整理,沈澱自己的情感。釐清亲情,友情,及爱情的差别。也希望你好好思考,放弃这份错误的情感,我也会试着去忘却这种种不愉快;或许到那时,我们还是一对能谈天说地的……好姊弟。」
  我抱着信纸,读了一遍又一遍,就是不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。只觉得伤口隐隐作痛,却不知是手痛心痛……
  再次遇到小洁已是手伤痊癒后三个月。
  时值初秋,我漫无目的地在东区走着,在拥挤的人潮中,人来人往,我却不知要走向何方,心中的孤寂感在人潮拥挤处却得不到任何抚慰。突然之间,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进眼帘,是小洁!!
  小洁大概同时发现到我,朝我笑一笑,有点熟悉而陌生的笑容。
  "好久不见!!",我说
  "对啊!好久不见!",她回道。
  "……"
  两个人默默无语,有点尴尬。她首先打破沈默:
  "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?……你……忙吗!?"
  "不会啦!无业游民一个!"
  小洁笑笑,我们漫步往前走,过了马路,转入一条小巷子,进入一家CoffeeShop。
  进门前我瞥了一下招牌。
  这家CoffeeShop的名字叫做"旧情绵绵"。
  店内的装潢是后现代的,给人一种苍凉颓废之感。就着打量四周之便,我端详了她一下。小洁变瘦了,脸蛋变得较尖了。仍不脱稚气的脸上,多了一点上班族的干练。她今天穿了一件杏黄色的套装,头髮梳在脑后,变得成熟许多。她看我藉故看她,朝了我笑笑,笑意嫣然。我们挑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  "你……在这附近上班啊!?"
  "嗯!在敦化北路"
  "那你今天没上班啊!?"
  "我啊?……跷班出来走走"
  "那你那个……陈……",我在脑海中思索着他的名字。
  "陈致文啊!?"
  "对!对!……真对不起!……怎地他没陪你跷班啊?"
  "我们今天不要谈他好不好"
  "Oh……对不起",我低下头来喝着我的曼特宁。空气彷彿冻结住了。
  "小……小雄……",她又怯怯地叫着我。
  "你最近好吗?",她小心地问。
  "还好啦!人总要过日子……",我又低下头来喝咖啡。
  "嗯……真的很对你不住……",她低下头来。
  "过去的事就别提了!!",我故做潇洒的回答。
  "那位陈……陈先生对你还好吧!?"
  "嗯……他对我还不错……"
  "Oh……那就好啊!!"
  "那你呢?……有没有交新的……朋友啊?",她试探着问。
  "……",我又喝了一口咖啡,由于没有放糖的缘故,一阵苦洌缓缓渗入喉头。
  "想啊!!你要不要帮我介绍",我打趣着。
  "……",她欲言又止。
  眼前的她,是如此熟悉,却又如此陌生。她的一颦一笑,一言一语,她那年轻滑腻的肉体,是曾经如此的佔满我的梦境;而今,说时依旧,我却不知要拿那种心情去面对她。昨日之事,恍若隔世,眼前的她,是前世的所爱吧!?今日见之,却是惘然。若说她曾与我共饮爱情的美酒,让我初窥性海情山之妙,对她应是一份感激与疼惜;但她却在我的心灵却需要她时,离我而去,遗我独饮那失恋的苦汁……
  那段日子,我怨过恨过,但又不知怨谁恨谁。最后,只有归于天地不仁,有情没份。当爱已成往事,当情感已风乾存档,被茧层层包住的我,实在难以再播动感情的弦,就算有那份勇气与心情,弦断……有谁听呢?!
  我思潮起伏着,眼前的她,竟越看越陌生,只有相对无语。起身离开时她还抢着跟我付帐。只是这感情的帐,付的清么!?
  我跟她走着走着,在一栋建筑物前停了下来,放眼一看,竟是一间Hotel。
  "要不要进去?",我半开玩笑的问着,假意要走进去。
  孰知她竟低下头来跟了过来。
  "先生,要休息还是……?",服务生满脸堆着笑问。
  "嗯……开个房间",我回头看看小洁,她低着头,双颊微红。
  "顺便叫一瓶香槟"
  进了房间,roomservice送来香槟。我跟小洁各斟了一杯对饮着。两人温习着好久好久以前所熟悉的前戏。她双颊微红,艳若红樱,眼眸射出渴望的光芒。她似挑逗我似的,就像回到从前,她将双腿高举,慢慢脱下裤袜。我放下酒杯,走近她,跟她拥吻了起来。她的津液传来,似一股电流,触击着我的舌尖。我拥紧了她,似能感受到她坚挺双峰的触感。我的舌头像蛇一般,贪婪地攻击着她的樱唇;她亦毫不客气地反击。我的双手在她全身上下游走摸索,似要重温这以渐生疏的肉体。沿着她的背脊而下,直至她丰满的臀部。我右手解开她洋装前扣,拉下胸罩,把玩搓揉着她的双峰,由乳房坚挺的程度,揣测她的兴奋……左手亦不甘示弱地伸进她的窄裙,摩娑着滑腻的大腿。在触及她密部时,可感受到她分泌的津液已将内裤弄湿,我毫不犹豫地拉下她的内裤,开始玩弄她那情慾的宫殿……汨汨而出的护城河水将我的手指弄的滑腻湿透。我将她压倒在床,随着她逐渐加重的呼吸声……我知道她再难把持。我们贪婪地隔着衣服探索彼此的肉体……似要一偿这别后的生疏。
  她突然把我推开,站了起来。
  "洗完澡再说……"
  她将外衣褪去,脱下胸罩,全裸的走向浴室。我只得暂时按捺下被她挑起的慾火,点了一根烟,抽了起来。她打开莲蓬头,由于浴室门是毛玻璃做的,隔着一层烟雾朦胧,隐约可以见到她芙蓉出水的媚态。
  我坐在一张尺寸其大无比的圆床,抬头一看是一面镜子,大概是给人增加"性趣"的吧!?望着镜中的自己,竟有几分陌生。我抽着烟,将烟上吐,使我跟镜中的我隔了一层烟雾……在朦胧之间,我彷彿看到了那个梦境中的,苍老的自己。不知怎地,心中却慢慢弥起了一股莫名的悲哀……我不知我在等待什么?是期待另一个破镜重圆的机会?还是只是另一种出轨的慾望?还是潜意识中对她的报复?……抑或根本只是肉体上的需求?浴室中传来水声隆隆,深沈的悲哀逐渐扩散开来……
  我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站起来,理了一下衣服,走出房间,轻轻把门带上。
  我走出旅馆,迎面吹来一阵寒风,秋风瑟瑟,扫起了满地黄叶飞舞。我不由得拉拉衣领,又再一次汇入人群中,心中若有所感。路过一家西餐厅,传来一阵低沈苍郁的歌声,是我认得的歌声……
  "这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……"
  "不要把残缺的爱留在这里"……